• atc

College Board竟然出售考生信息!

管理SAT的大学理事会出售考生信息——大学通过购买的信息邀请特定学生申请——拒绝绝大部分邀请申请的学生——大学获得代表学校竞争力的超低录取率数据

华尔街日报报导,这是大学透过拒绝申请者和拉高拒绝率并刷高排名的惯用手法。SAT考生成了任人摆布的棋子;始作俑者,正是举办和管理SAT的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简称CB),它以每人47美分的价格,向大学出售SAT考生姓名和个人资料。

报道称:College Board以每条47美分的价格出售SAT考生信息给美国大学,而美国大学通过购买考生信息,向特定的学生发出邀请,然后再通过拒绝大部分学生的申请,来降低录取率,从而提升大学竞争力。

为了招募更多学生,招生人员可以前往CB,然后CB会出售高中生的姓名,种族、父母的受教育程度以及大致的PSAT或SAT成绩清单,每人47美分。然后,美国大学就可以更有针对性地骚扰和诱惑这些学生来申请。

华尔街日报文章开头说,乔丽·约翰逊在芝加哥郊外上高中时参加了PSAT考试,然后收到了范德比尔特大学、斯坦福大学、西北大学和芝加哥大学寄来招生宣传册。

大学的招募行为激起了她的兴趣,她最终提出了申请。但几个月后,她被这些学校和其他三所曾向她发出招生宣传的学校拒绝了。

这些招聘广告对约翰逊没有帮助,但确实让邀请他们的大学受益。当数据表明大学更有选择性时,它们在全国的排名和声誉就会上升。他们可以通过拒绝更多的申请者来做到这一点,不管这些申请者是否有机会。实际上,大部分申请者都充当了不知名的分母。

从这中间,可以看出美国大学刷排名和竞争力的一些伎俩。

大学通过这种操作,提升了自己的知名度和排名,而CB从中受益更多,不仅仅是出售考生信息受益,还因为大学录取率过低,导致更多SAT考生多次考试刷分,变相增加了SAT考生的人次。CB的收入来源

CB官方表示,每年有1900所学校购买200万至250万个考生信息。

同时,文章还举例了范德堡大学,录取率从2002年的46%下降到2017年的11%,申请人数增长三倍以上,该校的招生负责人说:该校使用SAT的考生姓名来增加招生多样性,也很认真对待资讯隐私。他说:我们的学生来自小型农业社区、小型农村社区、内陆城市、大城市和小城市,这都是得益于这些数据。

范德堡大学录取率

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增加申请人数,你必须不断提高你的分母才能得到你想要的录取率。

越来越低的录取率

名校越来越难申请,部分原因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大量合格学生正在申请。但是,更重要的原因是很多不达标的普通学生的申请在增多。根据最新的高等教育研究机构(Higher Education Research Institute)的新生年度调查,2017年,36%的美国高中生申请了7所或更多学校,而2007年这个比例只有19%,因此美国大学总体上也会有更多的申请被拒绝。

为了招募更多学生,招生人员可以前往CB,然后CB会出售高中生的姓名,种族、父母的受教育程度以及大致的PSAT或SAT成绩清单,每人47美分。然后,美国大学就可以更有针对性地骚扰和诱惑这些学生来申请。

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 的CEO科尔曼说:学校购买的考生分数信息在50分范围内,无法看到学生的确切分数。科尔曼说,超过80%的考生说,他们希望将自己的信息提供给学校,同意让学校了解自己信息的考生进入四年制大学的可能性比不同意让学校了解自己信息的考生高出12%。 CB CEO生财有道

可获取到的考生信息

CB正在各个精英大学的这场排名游戏中“坐收渔利”。这是一个恶性循环,CB只顾着赚钱,任意贩卖考生的个人信息;大学只顾着砸钱去吸引申请者,从而刷高排名。学生的利益和隐私被牺牲。

越来越多学生错误地认为名校对他们很感兴趣,他们是有机会梦圆名校的。然而,等待他们大部分人的只会是一纸拒信……

原文来自华尔街日报,网址:https://www.wsj.com/articles/for-sale-sat-takers-names-colleges-buy-student-data-and-boost-exclusivity-11572976621




0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