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tc

斯坦福大学2025计划---大学教育新模式


1. 从线性到开放环型的学习 Open Loop University

“开环大学”创新性地解除了入学年龄的限制,17岁前的天才少年、进入职场的青年、职场失意的中年以及退休后的老人都可以入学。

另外一个鲜明的特色是延长了大学学习时间,由以往连续的四年延长到一生中任意加起来的六年,学习者时间可以自由安排。

如此一来,学生可以不断学习、体验、运用、修正、再学习,每一段重回校园的旅程都是一个开放式的环状旅途,可以随时结束或是开始。大学成为开放的学习中心,学生一生中随时需要,就可以回来充电的六年学习基地。

如果说传统的大学体制,是一种以四年为单位的学习闭环,那么这种创新是另一种闭环,这个闭环发生在人生任何阶段的六年里面,代表一生的学习机会。

他们可以自由地学习了一个阶段后离开校园去工作或实习,如果有需要,再返回校园充电;或者如果他们想改变职业,需要学习新的知识和技能,再去接受教育。

开环大学还会带来另一个变化,那就是校友的重新定义。

传统的校友往往是班级的同学,开环大学里的学生很有可能是处于各个年龄段以及从事不同工作的一群人,他们可能是天真的孩子,也可能是富有经验的长者... ...

开环大学形成了独特的混合学生群体。这可能导致更有趣、更有活力的课堂:“既被年轻的,有创意的,大胆的观点所丰富;又被有经验的,年长者的智慧所丰富。”而且学生更容易建立起合作、强劲与持久的社会网络。


2. 自适应教育取代流水线式教育 Paced Education

“2025”计划打破陈旧、僵化的年级划分,代之以“CEA”模式——校准(Calibrate)、提升(Elevate)、激活(Activate)三阶段。这三个阶段被称之为“自适应教育”,学生在不断地尝试、调整和适应中定位自己的方向。

校准期间,学生学习和接触短期专业入门课程,可能一天或是一周的密集课程,能够体验广泛的学科领域,学习模式和职业轨迹。

这样,学生有大量的、充足的机会去了解各种各样的课程、专业,从而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专业或者学习领域。

在此过程中,每个学生都必须跟踪和反思他们的学习目标,不断在学习、调整和适应中找到自己的定位。有的学生可以在半年内就定位,有的则需要长一点的时间来探索,对即将深入学习的内容做出了更好的选择。

学生再也不用受到大学申报时专业或者志愿的限制,也不用即使不喜欢也要硬着头皮学下去。

当学生定位自己要深入或者感兴趣的领域时,就进行到“提升阶段”。此时学生对自己的志向和专业有了清楚的认识,他追求知识和学习产生了高度的热情,在专业的领域上也有了高度的聚焦,深入学习,建立起深度专业知识和方法。

第三个阶段是活化或者激活,将学校所学的知识在真实世界运用。学生通过实习、计划合作和创业计划,在知识和真实世界建立连结,验证知识的实践价值并创新知识。

“自适应教育”本质上是一种自我导向教育,学习者在自我导向、自我调整、自我管理中,获得个人成长和适应各种环境的能力,并能回答“我想成为谁?”这个问题。


3. 专注于技能,而不是知识 Axis Flip

轴翻转(Axis Flip)将大学教育“先知识后能力”的培养目标反转为“先能力后知识”,培养学生的能力而非专业知识,让学生具备基础能力去分析和运用专业知识,如同具备拼图的能力可以拼组图像和解密。

学生毕业后,他们得到的不再是印有一门门课程,一个个学分的成绩单,而是一个个技能的清单。

斯坦福大学认为:“成绩单是一种过时的,追溯性的且元数据贫乏的时间记录,而不能展示学生所获得的技能或知识。“作为一种独特的,有效的能力产物,技能清单将成为雇主评估岗位候选人潜力的宝贵工具。”

在知识量爆炸增长,知识获取途径不断扁平化的今天,越来越多的共识是:大学应更多地专注于衡量“能力”,不仅是学生所知道的,而且他们能做什么。

未来的学习,不是攸关你知道什么,而是你如何运用所学。


4. 将学习建立在意义之上 Purpose Learning

“2025”计划要求学生基于一定的使命和目的进行学习。学生不仅要了解自己的专业,更要将专业的使命深深烙印在脑海中。

比如说,学生在介绍自己的专业时,不要简单地说“我主修生物学”,而应说“我学习人类生物学,消除世界饥饿”;不能简单地说“我正在学习信息技术和政治学科”,而是说“我学习信息技术和政治学科,为了推动公民与政府的互动。”

在学习的过程中,教师还要不断引导学生思考:我为什么要修这些课?为什么要念这门主修?我的行动是什么?为什么要选这个工作?

学生不仅仅是为了学习而学习,工作而工作,而是创造更多的价值,推动社会和人类的进步。即使有一天遇到挫折或者困难时,依然“咬定青山不放松”,坚毅坚持。

学生无需选择广泛的研究领域来学习专业,而是会选择自己想解决的问题,以及在开始职业生涯时如何继续努力解决该问题。

这些问题通常转化为项目或者任务。学生通常讲的是我在解决何种任务,而不是学习何种专业。

曾经有人问斯坦福的前校长:“斯坦福未来会是一个教学中心,还是研究中心?”这位校长回答:“斯坦福应该是个学习中心。”


原文链接http://www.stanford2025.com/




0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