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tc

教孩子当老师

“孩子教导孩子”的理念一直呼召着我。当我五岁的女儿Lisa开始教两岁的Mary数字、颜色和字母,我就知道这是行得通的。后来,作为一个忙碌的在家教育四个孩子的母亲,我经常指望兄弟姐妹互相帮助阅读、数学和其他科目。这些年来,我观察到孩子对孩子的日常指导模式也使得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当我们在家教育表演艺术中心的戏剧教师决定指派有经验的学生演员教导较年幼的孩子时,我很兴奋。我的四个孩子中有三个,Eric(18岁),Christian(16岁)和Lisa(15岁)被委任为“戏剧实习生”。以下是Lisa的导师经厉。 在11月下旬的一个星期三晚上,当我正在整理第二天的在家教育表演艺术节目所需的东西时,电话铃响了。我们的戏剧老师“C.太太”打电话告诉我们戏剧节目的一个新发展。她说她把我的两个哥哥和我委任为戏剧实习生。我不是很清楚她的意思,但她说她会在第二天向我们解释。 我们很快就了解到,我们不是唯一被邀请成为实习生的人。另外还有九个学生,一共十二个,十四岁的我是其中年龄最小的。 C.太太和两位助教向我们解释了作为实习生的职责。这项任务具有挑战性,却也令人兴奋:我们将配对,并负责教六个孩子。每对实习生都需要编辑、重写、指导、制作、装扮和在某一改编的莎士比亚剧中扮演角色。 我们的戏剧课程将所有年龄的孩子混在一起,允许较年长的孩子指导较年幼的孩子。这种安排促使较年幼的孩子们更加努力和改善他们的行为。实习生计划更加强化了这个概念,给予较年长的孩子一个直接教学的机会。我当时不太确定这样做的效果如何。 我与C太太的儿子Loren配对。幸运的是,他比我更熟悉莎士比亚的戏剧。他建议我们选麦克白。我同意,却在想麦克白是讲什么的。我所知道的只是它与苏格兰有关。其他的配对实习生分别选择了李尔王、凯撒大帝、罗密欧与朱丽叶、仲夏夜之梦和哈姆雷特。

随着截止日期的临近,我们只有圣诞假期可以重写麦克白。最初,Loren和我都计划写我们自己的版本,然后将它们结合起来。但Loren感染了病毒,我不得不单独工作。由于我在图书馆找到了一份删节版的麦克白并对之进行修改,就不用试图压缩两百页的原作了。当Loren身体恢复时,我给他发了一份,以便他能够进行最后的修改。


假期结束,是时候教第一堂课了。我在课前几分钟到达了戏剧班,到处都找不到Loren。在戏剧开始前三十秒,当我开始怀疑他是否记得带来他那版的麦克白,他跑进房间,递给我剧本。就在那会,C.太太让大家安静,开始上课了。整个班级分为六组,在不同的教室重新集合。 我们决定通读我们的剧本。 Loren和我保持气氛放松,孩子们看起来渡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由于当年他们中的大部分在我们的另一场剧目中有参演小角色,当这次被分派主要角色时,他们都很兴奋。即使Loren和我担任主角,每个孩子都会参演两三个不同角色。 大多数时候,Loren指导我们小组中的男孩,而我专注于指导女孩。我很惊讶和高兴地看到所有四个女孩都听从我的建议,即使他们中的两个才比我小一级。他们通常也有关于如何布置舞台场景或特效的好点子。 同时,三个戏剧教师和两个助教巡回于不同的教室,以查看每个人的情况。他们从来没有干预,只是坐在那里,看着我们教导。 所有的实习生都设计了很有创意的方式来改编他们的剧本。Loren和我缩减了麦克白,然后用旁白叙述一部分故事,而场景是用哑剧表演。 李尔王的剧本和我们的非常像,通过对话和旁白来叙述。这是一个复杂的具有挑战性改编,大多数演员扮演三重角色。 两个实习生把凯撒大帝重新设置在20世纪20年代的芝加哥。所有的阴谋者都是歹徒,穿着风衣,手持机枪。最后,这个剧本让布鲁图、凯撒和马克•安东尼在后街进行玩具枪大战。

罗密欧与朱丽叶成为了一个关于制作这部传奇爱情故事电影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他们扮演一群不称职的演员,敷衍他们的角色。首先,他们毫无表情,然后说话太慢,最后他们终于以戏剧化的表演方式获得了导演的赞赏。 仲夏夜之梦以仙女的视角来讲述。当一个和仙女相关的场景结束时,演员们会冻结,一个叙述者走上舞台,阐述那部分里正发生在人类身上的事情。 哈姆雷特被改编成一部名为“死亡和垂死”的肥皂剧,其中哈姆雷特是一个有轻微神经质的摩托车手,他的朋友霍拉蒂奥是一个电视迷,家里杂乱地堆着披萨盒子。戏剧从“The Young and the Restless”这首主题曲开始,旁白念出演员们的名字。 每隔一周,在午餐时间会安排戏剧实习生会议,以谈论戏剧的进展。我们会讨论道具,服装,节目,票务和其他细节。 C.太太会给出她对不同演员的意见:“那个女孩要成大器,你需要推她一把。 “只管给他任何角色,他有能力做到。 “小心你给她的角色,她可能承担不了”。 服装是一个挑战。Loren和我决定给男孩们穿短裙。我们能够利用的只有一条正宗的苏格兰短裙,所以最终,我们不得不把格子裙缝边改到合适的长度。小组里的男孩们对穿“女孩的衣服”都不太高兴,但我们最终还是说服他们,短裙总比紧身衣好。 满七周的时候,这是紧要关头。我们剩一个星期把整出戏串起来。Loren和我一直忙于解决最后关头的问题,包括为我找到一条短裙,切换到舞台的哪一侧进入和退出,以及在短时间内协调变动一些服装。 在戏剧老师的一些帮助下,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一周时间很快过去,大日子很快来临。 后台慌乱极了。我们组的一个演员抱怨肚子疼得厉害,加剧了紧张的气氛。当我们组登台表演的时间临近时,我在大厅里慌乱地来回走动以平复我紧张的神经。节目开始前十分钟,一个女孩拖着她哥哥,冲我大喊,“他的服装不见了!”这使得我们穿过大楼去寻找他的舞台服装,刚好在节目开始之前找到了。 第一个节目是凯撒大帝。观众们喜欢现代版的改编,演员们也表演得很精彩。我们的节目是下一个。在舞台上,我们做得很好。演员们真的非常用心,各尽所能地发挥到最好。我们的一个组员进步明显:最小的女孩,十岁。她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我经常和她一起工作,因为我知道她会应付自如。 C.太太后来说,她做得非常棒。

我们表演上的唯一差池,是当我从舞台下来时,走了错误的那一侧,于是只能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内,边绕着大楼跑,边换我的服装。不管如何,我成功地控制到只有一点轻微的延迟。 其他组的表现良好,观众们喜欢所有的六个改编剧。之后,我告诉我们组的每个孩子们,他们做得很好。他们都配得赞美。 领导一个戏剧的完成让我感到既轻松满足,又有一点悲伤。我和这些非常棒的孩子们一起工作了八个星期,但现在戏剧结束了,我不再教他们了。那时,我才意识到我的经历是多么的了不起。 作为一个莎士比亚剧实习生于我而言是非常有价值的。我能看到我所指导的孩子们取得进步,并从他们扮演的角色中获得乐趣。额外的收获是,我从一个不读麦克白的人(除非有人拿着枪到我的头) 变成莎士比亚爱好者。通过实习生计划,我与一群非常棒的孩子们分享了我对所有戏剧的激情,而不仅仅是莎士比亚剧。当然,他们并不完美。有时,我会担心他们是否会记住他们的台词。但到最后,戏剧完整地演出了。 我刚刚了解到,今年的实习生将会为年轻团队撰写原创剧本。这是有挑战的!


观察戏剧实习生指导年轻演员和准备他们的戏剧时,我注意到三点令人鼓舞的进展: 年长的学生们赢得了信心。 “他们真的可以完成吗? - 这是戏剧导师和父母问的问题。答案:绝对可以。戏剧实习生不仅学习如何提高他们的表演(因为他们是教表演),而且学习如何领导班级,把文学作品改编成戏剧,准备便宜又真实的舞台服,制定票务销售计划和其他终端业务交易,以及管理人员。在我们戏剧表演成功落幕后,所有12个戏剧实习生都变得更成熟和自信。 年幼的学生们获得专业知识。通过戏剧实习生项目,年幼的孩子们接受了强化辅导。他们还与经验更丰富的演员们在同台演出,这也提高了他们自己演出水平的标准。几个父母注意到,在我们的莎士比亚剧制作后,他们孩子的表演能力有很大的提高。

年长学生和年幼学生之间的友谊得到了巩固。在家教育就是不同年龄的人在一起相处、劳动,同时拉进彼此的距离。我们表演艺术中心的戏剧项目一直鼓励这种互动,混龄合作使之得到加强。当他们为共同的目标而一起努力时,年幼和年长的学生之间的友谊就发生了积极的变化。 在你自己的在家教育里,也存在类似的指导机会。你十岁的儿子可以教他七岁的弟弟学习数学。你有运动天赋的女儿可以教她的妹妹空手道的基础。几个兄弟姐妹一起可以制作音乐剧。有无穷的可能性。 孩子教导孩子丰富和深化了在家教育经验。最重要的是,孩子对孩子的指导为下一代抓住在家教育的接力棒,并实行操作,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原文作者:Lisa, Rhonda Barfield 翻译:牧野

原文链接:http://www.home-school.com/Artic ... r-kids-to-teach.php




0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