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tc

“我不是你们想的那种怪小孩!”

女儿小青才上小学二年级就说什么都不想去上学了,真是奇怪!我和先生是留美的硕士、博士生,可我们的孩子竟然逃学!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心理医生也瞧过了,可一对孩子提“上学”两个字,她的回答只有一个字:“不!”我们彻底没辙了……

林艺和先生在美国求学工作六年间,女儿小青在国内由姥姥姥爷照管长大。小青要上小学的时候,爸爸妈妈回国,本想帮助女儿顺利踏入学生时代,就像他们当年一样,谁知,意外的事情出现了。

01离经叛道的怪小孩

小青进入一年级以后,开始越来越不适应学校的各种规则。老师的批评加重了她的心理负担,无奈之下父母给她转了一所学校就读。可是不久后发生的一件事,导致小青开始惧怕上学。那是小青参加的戏剧表演班参加比赛前夕,为了加紧排练,老师要求住校一晚第二天参加比赛。小青本来不愿意住校,可爸妈认为应该配合老师要求,就硬把她放在学校。谁知回家之后小青就宣告不想上学了。

“不想上学?哪个孩子不上学?”林艺和先生觉得女儿的想法不可理喻,先是讲道理,讲不通就用“利诱”,软硬不吃就用训斥加责打,硬把孩子往学校送。一次,林艺开车送女儿去学校,女儿大吵大闹说什么都不要去,林艺一气之下停车把她放在半路,然后扭头就走。当然她没敢真的走掉,而是远远地跟着女儿。林艺看到女儿十分惶恐,手足无措,她心里也很难受,但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这件事之后,很长时间小青都不再信任妈妈。

林艺的先生送小青去学校比较“果断”,不管女儿有何情况放下就走。可林艺相对比较心软,女儿知道这点,妈妈送她上学时就闹得格外厉害。那天,林艺把女儿送到学校门口,女儿怎么都不肯进去。这时候,老师出来了,向林艺使了个眼色,叫她走。林艺不再跟女儿纠缠,开车一溜烟跑了,从后视镜里她看到老师要抱女儿进学校,女儿拼命挣扎,她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

歇斯底里地哭闹,焦虑恐惧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离家出走,甚至想要跳楼……小青越来越明显地表现出躁郁症的倾向,甚至有一次她拿着菜刀冲向小弟弟。看到小青的情况加重,林艺不敢再强迫女儿去学校,她和先生商量让小青先在家待一段时间。

02怪小孩其实需要真爱

小青不去学校了,在家的日子里妈妈天天陪伴她,明显地她和妈妈的关系走近了。有一晚妈妈外出办事不在家,第二天回到家小青缠着妈妈寸步不离。她告诉妈妈,她做了噩梦,梦见老师和同学们都在说她,甚至学校里的小花小草也都用眼睛看着她、笑话她。小青哭着说:“妈妈,我再也不能像别的孩子那样上学了。”她的脸上露出无奈和歉意。林艺也抱着女儿哭了,她心里一直在说:“不能再用老方法对待孩子了,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

如何面对小青的未来?林艺感觉到了走投无路的境遇,这时,她经朋友推荐去听了“六A”课程。“无条件接纳”几个字重重地敲打在她的心上。“我接纳过我的女儿吗?我真的照她本来的样子爱过她吗?”林艺这个时候才开始安静下来反思痛苦表象后面的自己。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和先生从来没有试图去了解女儿的内心世界,他们一直站在自己的角度指责女儿“逃避责任、不能坚持”。

面对女儿辍学这件事,自己想的首先是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一直以来,她致力于按照自己的想法改变孩子,从内心深处,自己没有认为女儿是独一无二的珍贵礼物,而是把女儿当做自己的附属品。这样的爱是真爱吗?林艺艰难却又无法逃避地面对这个问题。不,这样的爱带着自私的目的,是自己想给的,却不是女儿需要的。

“我无法改变女儿,但我可以从改变自己做起。”这是林艺做出的决定。她开始花很多的时间陪伴女儿,听女儿说话,她也开始学习找出女儿可赞赏的地方,给予真诚的夸奖,鼓励女儿做能够做的,不强迫她做不能做的。慢慢地,女儿的情绪平稳多了,大发脾气的情况开始减少。林艺试着带女儿去游泳,以前小青很喜欢游泳,但现在害怕不敢进去,换好了游泳服又要出来。林艺不责怪她,带她出来到外面走一走、聊一聊,用温柔的话安慰她。这样的情况一次一次发生,林艺改变自己的心态耐心陪伴,不再认为这是自己和女儿的失败,而是试着去理解和接纳女儿的心情。


03妈妈,别着急!

有一次,林艺跟小青提议去学校上一节选修的书法课,妈妈陪着上,小青同意了,可到了教室门口她又改变主意不进去了。林艺说:“没关系,孩子,我们到校园走一走吧!”母女俩到学校里散步,林艺看到一些孩子在打球,玩得很开心,内心不由得一阵伤感,眼泪快要涌出来了。她借口让小青去门卫那里拿忘记带的水杯,自己偷偷抹去眼泪。

小青回来时,看到妈妈的眼圈红了,就问:“妈妈,你怎么哭了?”林艺沉吟了一下,她告诉女儿:“孩子,别担心,妈妈不是生你的气。我看到别的孩子快乐地玩,我在反思自己,没能给你这样的快乐。这不是你的错,是妈妈的错。妈妈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不要害怕。”女儿没说话,但她好像听懂了妈妈的话。

林艺在学习六A的同时,也不断反思自己培养孩子的目的。过去想让孩子出人投地,在人前有面子,现在她越来越深地认识到:知识的学习不是人生的全部,有好的品格,能爱别人,能帮助别人,快乐地生活在人群中,才可能对社会有所贡献。

所以,她不再那么纠结孩子落了多少功课,在别人眼里怎么样,她开始更多地关注孩子的内心世界,向孩子表达爱与接纳,重建孩子的安全感。明白“爱配偶是给孩子最好的礼物”这个原则之后,林艺与先生的婚姻关系也愈加紧密,先生看到妻子与孩子的改变,也主动去学习了六A课程。

小青的情况不断好转,笑容越来越多地回到孩子脸上,也开始拾回了过去的兴趣。妈妈陪着她上了一星期游泳课之后,她说:“妈妈,你不用陪我了,你休息吧。”林艺听到女儿的话,内心无限安慰!学校这边,经过沟通,老师们非常愿意帮助小青重返校园。小青从妈妈陪着上一些副课开始,逐步融入学校生活。老师和同学们对小青表现出真诚的接纳。没有人指责小青“搞特殊”,大家邀请她一起参加各种学习和活动。小青的戒备心在一点一点地消散。

“妈妈,你别着急,我就快要能上学了。”有一天,小青肯定地对妈妈说。目前她已经可以在学校上半天课了。无条件地接纳、关爱与陪伴,对林艺与她的先生来说,还是正在进行中的功课,但他们已经受益匪浅!

林艺说:“孩子身上出现的问题,其实是做父母的成长的一个契机,只要有一颗愿意改变的心,未来总是充满希望。




1 view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