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tc

一个“痛恨”中国现行教育的父亲

我是一个“痛恨”中国现行教育的父亲,有一个正在这种教育中备受折磨的女儿。

往日我从女儿嘴里听到的最多的口头禅是“吐了,我要吐了”。问怎么啦?“背到什么时候才算完哪!”

有时候,女儿也让我拿着那些语文或历史课的“标准答案”帮她背。这是一些什么“标准答案”哪,通常女儿还没背完,我已经受不了了,也想吐,还伴着万丈怒火———那真是一种生理上的厌恶。


想到千千万万中学生脑子里,塞满这些不经思考只为通过考试然后便弃之如敝屣的“标准答案”,内心便生出莫名的恐惧———靠“背功”,能培养出面向未来、面向世界的一代新人吗?!


典型的中国高考班,案头如山


1 走!去加拿大念书


在女儿刚开始上高三的时候,有了一个去加拿大的机会。我当然知道,在高考之年脱离中国教育是一个极大的冒险———以女儿的成绩,考上国内一个不错的大学还是可以的;可去加拿大,骤然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英语教育体系,命运难以逆料。反复权衡之后,我说明种种利弊,让女儿自己选择。她毫不犹豫地选择“走”。

决心“走”,我和女儿其实各怀鬼胎,女儿是为了“减负”,说加拿大学生多轻松呀;而我是为了让女儿能得到所谓“创造性教育”的训练。


尽管我以往读过不少关于加拿大教育的书籍和文章,心向往之,但那“创造性”到底是什么模样,怎么出来的,如果不浸润其中,仍是隔靴搔痒,实际上不可能有真切的体会。

我万万没有想到,加拿大教育的“创造性”,竟会使我这个远在万里之外的老爸一度寝食难安。

女儿进入BC省一所很好的公立中学。首先让我诧异的,是女儿说不清她上了几年级。原来,这所学校的每一个学生,除了课任老师之外,还有一个“指导老师”,负责根据学生的学习程度,提出每门课进入哪一个年级学习的建议。


结果,女儿的英文、社会学在9年级,数学和科学在10年级,法语在9年级———每一门课,女儿都在不同的同学们之间“游荡”,她确实搞不清自己是几年级的。


2 让我傻眼的加拿大作业


我原来认为,女儿在加拿大首先遇到的最大问题,是语言,只要语言过关,理科课程有国内的底子,可以“后来者居上”。没学过的课中,最容易的应该是加拿大历史,“区区200年历史有多少东西呢?”我在给女儿的电子邮件中,甚至只用了短短几千字就把加拿大历史的脉络讲了一遍。“就这么点东西,横趟!”

结果,让我大跌眼镜的,恰恰是这门“最容易”的加拿大历史。

仅仅十几天过去,女儿就发来“紧急求援”邮件,一连十几个惊叹号。女儿从未学过加拿大历史,一下进入10年级,两眼一摸黑是可以想见的,把一本英文的加拿大历史读一遍至少也要个把月呀。我这个老爸,先当两个月的“拐棍儿”自是义不容辞。可是一看加拿大老师留的作业,我就傻了———这是中学生的作业吗?


“公民权利”研究论文


要求:在3到5页纸之间,打印出来,要双空行,至少用3种资料来源(如网上,书籍等),至少有5句引文,对比4个加拿大历史人物


在你的论文里,应该控制关于他们生命的故事,我不想读传记。但是,需要把每个人介绍一点,还必须纳入贴切的材料在你的论文中。然后,讨论他们的观点,要把你的想法写进去。还要把你的引文或材料的来源列出来,比如某某网页,某某书。

后来,女儿的论文采用了我的观点,但结构对她很有启发:“原来论文是这么写啊!”我们都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加拿大老师的“判决”。这对我们父女俩都是第一次!

老师的评语下来了:“哇!极好的努力的结果和论文。你的关于这几个人的联系展开得非常好,准确而且读起来非常有意思。好样的!评分:A”

这个评语让我孩子般大叫起来!


我以为这种难度的作业不会太多,可“求援”邮件一个接着一个,每一次都让我先晕半小时。在这些“研究写作”中,我感觉补上了许多知识漏洞,并且这些获得的知识,都在写作中与自己的观点形成了“孪生”关系,难忘。


现在我列举一个作业题目,各位一看便知道这些作业的分量了!


总之,她就在这样类型的作业中度过了高三,接下来就是申请大学了。


3 让我感动的老师推荐信


女儿真的开始申请大学了。她告诉我其中一个必要程序是中学老师的推荐信。


与中国的“一考定终身”完全不同,加拿大对申请入大学的学生采用复合评价,不仅要看你平时的成绩,还要看你有什么特长,甚至做过多少时间的社会公益工作,中学老师的评价也是其中重要的一环。

我大大地担心起来,以往国内老师对女儿的评价言犹在耳,刚刚在加拿大学校里呆了几年,加拿大老师怎么可能了解一个中国孩子呢?

女儿似乎忘了这件事。其后一段时间的邮件里,她绝口不提老师的评价是什么。我想糟了,加拿大是个信用社会,老师向大学推荐学生关系到自己的声誉,绝不会像中国人通常认为的是个“人情”,拣好话说就是了。也许,加拿大老师是否愿意推荐女儿都是个问题———女儿不提,我也不好问。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接到厚厚的一封信,是女儿从加拿大寄来的。打开一看,是4件加拿大老师给大学的推荐信!我迫不及待地开始读,一种从未有过的震撼油然而生———

法语老师的推荐信

在过去的几年中,我很高兴认识FEI。她去年10月到耶鲁高中读书时,我教她法语。法语对她来说是一门全新的课程(她的第二外语),同时她不得不掌握英语(她的第一外语),还要适应新的文化氛围,但所有这些都没有难倒她。

FEI是个非常聪明的学生。她在高中的第一周,就问是否可以放学后留下,让我教她以前没有学的功课。令我惊奇的是,FEI在一个小时内就都学会了。她不时地展示她的语言天赋,在班里成绩最好(从开学第一天起,她的分数没有低于A的)。


她对细节和微妙的语法差别有敏锐的目光,能成功地记住新词汇并在文章中创造性地运用。出语轻柔的斯蒂芬能轻松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我对她适应困难的法语发音的能力印象非常深刻。FEI学习勤奋、自觉,总是认真完成作业,以自己的努力和精确超出我的预期。


FEI是成熟、友好的女孩。她在小组中做得也不错,我经常看见她给同学讲解难题。另外,我们课下经常交谈,她既和我分享她的经历,又喜欢问我有趣的问题。

我相信,FEI在大学里会继续在个人学术方面取得进步,获取成功。她是宝贵的财富。我毫无保留地推荐她。


——凯瑟琳·M·特纳

亲切、自然和对学生细致的观察,竟使我这个看惯了“套话”的人一时间感到既新鲜又温暖,评价可以这样写的呀!


数学老师的评语


我很高兴写这封信,并以我的名誉担保,FEI今年参加了我的初级微积分课程的学习。学习期间,我发现FEI不仅勤学好问,而且富有同情心。她总是努力、认真地完成作业。她在数学和解决难题方面有显著特长。

FEI经常以自己优雅而且具有创造性的方式解决难题、完成数学证明。FEI也常常帮助身边的同学做难题。在校期间,FEI为了得到问题答案,通常比别人回家晚,有时候她也在学校里帮助别的同学。

学生们尊重她的文静和才智以及她解释问题时的耐心。显然,她在享受着帮助同学的乐趣FEI做学生我很高兴,她在任何校园都会受到珍视。为上述及更多原因,我向贵校推荐FEI

——特雷西·史密斯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女儿竟有数学“特长”?还能“优雅”而“创造性”地解决难题?!她不是“没有数学脑子”吗?


英语老师的评语


FEI从不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进行学术辩论。她的准备总是全面而准确。她不喜欢大惊小怪,对每个可能的事件都有预测。有的学生考试时爱靠运气“赢取胜利”,获得最佳,但FEI不这样,她付出的代价是时间和努力,这在她优秀的作业中有所反映。

FEI不仅仅是学术机器。她对学习感到兴奋。有的学生仅仅是搜集信息,而斯蒂芬在探索智慧。她与困难的概念搏斗;对有挑战性的问题,她不接受简单的答案。


她所做的是把不同的想法结合起来,把众多概念放在一起。她不怕在解决难题时碰壁。我很喜欢像她这样有毅力的学生。她能适应高水平的大学学业吗?对此,一秒钟都不应该怀疑!

人格的力量。这就是全部。这就是麦粒和谷壳的区别,这就是FEI的内在。不自负,不自私,不虚伪,她是积极向上的女孩,能够明辨是非。


FEI勇于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当事情不顺利时不找借口。她知道如何自我解嘲,也知道如何关心别人。她不贬低别人,也不利用别人。她尊重人,对人公平、体贴。她具有人格的力量。我就以此来结束我的评价。

——约翰·C·科林斯

无论对学业上的特点描述,还是对内在人格的观察,甚至对女儿未来的预期,这位有博士学位的老师都远远超过了我这个父亲———我感到惭愧,以这样宽阔的视野对一个孩子作出评价,对我,对中国的教育文化来说都是陌生的。


最近,她的父亲问她加拿大教育和中国教育有什么区别时,她说:“老师不一样。加拿大老师非常亲切、友好。考完试他们进行评论;而在中国,我们只是拿到分数。在中国我们需要死记硬背,而在加拿大你不得不学习思考,学会表达思想。


FEI是个不同寻常的女孩。她独立、灵活,非常善于适应生活中的变化。她以乐观的态度看待将来在大学的学习。尽管她想念父亲、其他亲人和在中国的朋友,但她肯定对大学的挑战有准备。在耶鲁高中的极短时间里,她就证明了自己是优秀的学生,是积极进取、善于接受挑战的女孩。

我满怀热情地赞同最具竞争力的大学接纳她。

——乔·贝克汉姆

这像是一份学生评价吗?说实话,贝克汉姆先生的推荐信,我读起来就像是一个老朋友在与我娓娓而谈,亲切、从容,充满热忱。


显而易见,他是如此负责,除了自己的观察,还逐一征询了女儿所有科目老师的意见,遣词用语非常谨慎———例如,我很担心女儿因为爱面子、不主动在上课时积极回答问题的习惯,而这是美国教育中非常被看重的品质,几次在邮件中叮嘱她要“改正这个缺点”。


贝克汉姆先生也发现了这一点,但他使用的词是中性的——“安静”。他在小心翼翼地呵护着什么呢?呵护着学生的自尊!

读完这些老师极具个性的评价,那个“没有数学脑子”的、只能上文科班的、垂头丧气感到“厌学”的女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看起来正全面获得进展、甚至有点出类拔萃的女儿!仅仅三四个月过去,女儿的学习状态和自信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是什么起了如此奇妙的催化作用?

我想说,是不同的评价标准使然!一个孩子如果总是受到负面评价,就会产生自我的“负驱动”,自暴自弃。


处在学习过程中的学生就像一杯没倒满的水。在中国老师这里,通常看到“一半是空的”;而在加拿大老师那里,却总是看到“一半是满的”———前者否定,后者肯定,哪一种会对学生产生激励作用呢?


当然是后者,这早已被心理学上著名的“罗森塔尔效应”所证明———仅仅是因为教师对学生的期待不同,一部分学生就会比另外的学生取得更大的进步。这难道不是我们的教育应当反省、深思的吗?

尽管相隔万里,我还是想大声对这些了不起的加拿大老师说声“谢谢”,他们做到了我这个父亲力不从心的事,让女儿重新“起飞”。




0 views0 comments